【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资讯 >

《柔情史》影评:精准展现了这个时代的爱与畏惧

时间:2019-04-20 03:40点击:
  

《柔情史》海报

娱乐讯(作者/顾草草) 今年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中,虽然没有中国电影的身影,但在柏林数量庞大的展映电影中,中国军团还是贡献了不少优秀的华语电影,杨明明导演的长篇处女作《柔情史》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虽然《柔情史》只是杨明明的第一部电影,但这并不是她的柏林初体验。前年参与金熊角逐的《长江图》就是由她操刀剪辑完成。在此之前,她于2012年自编自导自演自拍自剪的42分钟短片《女导演》也已经为她赢得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柔情史》延续了杨明明在拍摄制作《女导演》时一切亲力亲为的模式,她在担任导演和编剧的同时,出演女主角小雾,与耐安饰演一对相爱相杀的母女,而小雾的大龄男友则由张献民出演。

影片聚焦一对生活在北京的母女,女儿是个并不成功的独立编剧,一直不想结婚,有一个分分合合的大学教授男友。母亲早年丧夫,热爱文学、尝试写作,多年来为了继承遗产照顾一个孤寡老人,最大的心愿是女儿找到一个好人家,吃穿无忧。母女两人对于人生不同的理解和规划,成为她们时时爆发战争、互相伤害的原因。但母女俩坎坷的情路,多年来相依为命的感情又让她们们面对命运,互相取暖,同仇敌忾。

《柔情史》一脉相承杨明明在《女导演》中的锋芒。她的故事绝大多数由关键人物大量的日常对话串联、推进,通过对于琐事的讨论层层展现人物性格,揭露人物关系网络。母亲对于女儿身材毫不留情的评头论足——“你最近是不是屁股垂下来了”;对女儿事业毫无起色眼高手低时时埋怨;女儿反抗母亲控制欲而反诘“你这儿上半年的房租都是我鞋子换来的”;对母亲文学梦想的嘲讽和鼓励,两个人对于吝啬老人的吐槽——“现在你知道他什么人了?……我告诉你男人就两个字:恶心”。台词充满了市井气息。

电影中母女二人的每一次争论似乎都曾在我们生活中真实发生过:大龄剩女的婚恋问题,人们对自我价值无法实现的恐慌,老无所依的焦灼感,在人生任何阶段对于爱的渴望,在物质面前不堪一击的人际关系……

《柔情史》的片名本身,暗示了杨明明这部作者电影的野心。她没有止步于一个私人故事的展示。那些对于关系边界的摹状,对于母女、恋人情感角力的刻画,以近乎赤裸的真诚——不加掩饰的口音,素颜甚至衰老化妆,一丝不苟的特写镜头,摸索着展现我们这个时代人的爱与畏惧——或许爱得越多,带来的畏惧就会越多。

相较《女导演》拼贴式的剪辑,分为“奶”、“羊蝎子”、“瓜”三个章节的《柔情史》显得更为工整、有序,可见杨明明在剧作上下了更多的功夫。口腹之欲是老百姓生活的根本驱动力,母亲嫌女儿喝牛奶浪费抢过奶袋子继续喝、却流得满嘴;小雾的朋友一边大口吃着羊蝎子一边鼓励写抗日剧讨生活的女主“你是有才华的!”;小雾切香瓜给失意怄气的母亲吃,说她的诗歌受到诗歌会朋友的夸奖……这一切都是本片中鲜活有力的场景。但如此之下,也少了她处女作中那份浑然天成的洒脱,更多的编排,在处理不够成熟的情况下,露出人工设计的痕迹,台词有用力过猛之嫌,澎湃的表达显出一副脱缰之势。母女俩知识分子的设定也无法完全合理化台词中书面语的过度使用。杨明明相较于耐安和张献民略显稚嫩的演技让影片整体力量无可避免的不平衡。但这并不是本片最大的弱点,视听语言上的孱弱从根本上剥夺了影片的“电影感”——电视电影一样的质感损害了主题的严肃性,不得不说略显遗憾。

史,是为过去;愿《柔情史》对于杨明明这样已经培养出个人风格的青年导演,是为开始。

本文系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