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资讯 >

文创救得了越来越无聊的北京庙会吗?

时间:2019-07-30 04:19点击:
  

作者/游城十代

提起在北京怎么过春节,一定绕不开去庙会。

但老舍笔下的庙会早就变了模样。毛驴、赛马、赛骆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烤串,炸鱿鱼和射气球。

最近十年,十个去过北京庙会的人,有九个会跟你吐槽价格高到离谱的小吃、假货频出的摊位、永远抽不到奖的游玩设备与乌泱泱、黑漆漆,推着你走的庞大人流。不少第一次来北京庙会的外地朋友直接在小本上给北京庙会记了一笔:不好吃!不好玩!纯骗外地人的!

不光口碑下跌,庙会的数据也在下降。据北京市假日办数据,今年春节假日前三天,庙会和文化活动共接待108万人次,同比减少11.2%。

有些北京的80、90后吐槽,北京庙会简直是保留最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自己孩子看到的,玩到的,吃到的,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几乎没发生任何变化,唯一变得是小吃更不好吃了。

越来越招人反感的北京庙会,还有自救的机会吗?

无聊的庙会千篇一律,有趣的节目万里挑一

春运期间一票难求,阿鹏父母决定来北京找阿鹏过年。人是种奇怪的动物,没放假的时候早就规划好了假期如何充实自己,读哪些书,听哪些课,和父母讲些什么感人的话,但真到了假期见到父母,阿鹏书也不想读了,课也不想听了,只想拉着父母出去玩。让父母看看自己待的“大城市”究竟什么样。

思来想去,阿鹏决定带父母去逛庙会。实际上,庙会并不是他的首选,但阿鹏实在想不到春节期间还有什么比庙会更热闹,更值得玩的地方。毕竟,春节爬长城听起来有点怪,看十三陵又有点不吉利。故宫是值得看的,但几年前阿鹏一家人已经去过一次了。

大年初二吃过早饭,阿鹏一家就到了地坛庙会。在售票处排了近5分钟队后,阿鹏花了30块钱买了3张门票。地坛庙会远没有阿鹏想象的有趣。道路两侧编上号的摊位给他一种“这不就是稍微高级点的路边摊么”的感觉。

事实也确实如此,鱼丸、烤肠、狗不理包子,庙会的小吃毫无辨识度,也没什么特色。阿鹏甚至觉得买到的爆肚很难吃,本来想带家人尝尝北京的特色小吃,结果阿鹏吃了一口就把爆肚扔了。“都没熟,怎么也敢拿出来卖啊。”阿鹏吐了一口,突然想起同事给他讲过的坊间传闻,据说10年前,庙会的羊肉串原材料只有两种,一种是过期和快过期的羊肉,一种是撒了羊尿的老鼠肉。

当然,也有吸引阿鹏的东西。杂耍和相声表演吸引了大量观众围观,无奈人多设备差,站在后排的阿鹏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说些什么。跟着前排观众傻笑了几声之后,阿鹏觉得自己有点傻,走开了。


“庙会就是骗外地人的,我不会再去第二次了。”阿鹏走出地坛公园的那一刻,心中暗暗发誓。



不光阿鹏这样的外地人觉得北京庙会无聊,不少北京本地人也开始嫌弃庙会了。丰台人小王就对庙会意见很大。初中高中时,小王几乎每年都要去各大庙会转转,最近两年,小王对庙会的厌恶到达了阈值,今年过年,她选择了在家打麻将,走亲戚,而非往年的逛庙会。

过去两年,小王被庙会伤透了心:小贩们卖的东西大同小异不说,价格还不划算,目之所及都是淘宝爆款,前年旅行青蛙火了,小贩们都卖旅行青蛙,今年小猪佩奇火了,庙会上又都是小猪佩奇。每次小王穿梭在各个摊位之间时,都在心中默默吐槽:拜托,这些东西淘宝都卖烂了,做庙会小贩也有点追求好吧。这都不是花式骗钱了,简直是花式抢钱。



大年初三,北京最冷的那天,小Q去了朝阳公园的国际风情节。和想象的不同,那天朝阳公园不止冷,还冷清,冷清地不像是北京庙会。逛了一个小时不到,小Q就和朋友离开了,如果说去三里屯喝酒的有趣程度是100分,逛庙会可能勉强能达到30分。

离开庙会的时候,小Q心中窃喜,原因有二。一是今年终于忍住了没在庙会买东西吃。二是只花了100块钱的游戏币,玩了四个游戏,就抽到了两个佩琪猪,这个中奖率,往年想都不敢想。


庙会虽然无聊,但小Q明年大概率还是会来。抛开人多热闹随大流,谁让北京过年实在没什么可玩的呢?



庙会+文创=新生?

对于质疑与指责,庙会们并不是无动于衷,它们也在求变。

今年庙会最大的不同在于,被人诟病的小吃摊位减少了。地坛庙会、故宫庙会双双引进文创产品与传统文化、工艺产品。市假日办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庙会人流量减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今年庙会特色小吃摊位减少,另一个就是部分游客和市民被吸引到“故宫过大年”系列活动,也就是故宫庙会。

1月28日至2月10日,“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活动在故宫举办,来自山东、北京、天津、吉林、上海、江苏、浙江等10个省市150家老字号及非遗企业参展,包括全聚德、六必居、王致和、大白兔、青岛啤酒、德州扒鸡在内的老字号参展。截止10号活动结束,故宫博物院共接待了40.7万人次游客。

缩减小吃摊位后,地坛庙会设置了80个文创展位,不但有首次入驻地坛庙会的“宫廷娃娃”系列、“千里江山”系列和“纸胶带”系列等故宫文创,还吸引了后海兔二爷、敬人纸语、京华印象、金丁美奇、大气团文化-汉字艺术、哈木的房间等知名文创品牌。

扎推的文创产品,总算是给北京庙会增添了些许新意。

在故宫庙会,山东参展企业现场销售总额突破266万元,吉纹斋银壶、泰山桃木王、君祥蜂蜜、泰山玉等产品,现场销售均突破10万元。据小娱了解,以售卖北京传统形象兔儿爷为主的后海兔二爷,在今年只有一个摊位,许多产品未能进行售卖的情况下,参展期间每天的营业额仍能保持在4万至5万人民币之间。这个销售额在地坛庙会所有参展的文创企业中名列前茅。

不可否认的是,文创产品的加入,仍然没法改变北京庙会的根本问题:商业模式老旧。

待北京春节期间几十、数百场庙会复制这种模式后,大家的新鲜感过去,是不是也会吐槽到处都能买得到的文创产品呢?

既然这种微创新未必行得通,北京庙会不妨看看全国的同行们是怎么做的。

外地庙会比北京更热闹?

据美团门票发布的《2019春节游关键趋势预测》显示,全国花灯庙会排行榜TOP10中,大唐芙蓉园、横店影视城、武汉园博园位列三甲,北京众多庙会没有一场进入榜单前十。

高德地图发布的2019春节庙会景点热度预测显示,热度最高的10个庙会中,热度排名第一庙会并不在北京,而是山东台儿庄古城的春节大庙会,此外,开封万岁山庙会、西安白鹿原白鹿仓庙会、成都武侯祠大庙会的排名也并不输给北京同行。

从这两份榜单,我们似乎能得出一个结论:外地的庙会从售票的情况来看,并不输给北京,甚至大大超过北京;从人流量来看,也可能比北京更热闹。

对榜单中的庙会、花灯会稍加分析,便可得知,不少外地的花灯庙会是近年来才崛起的。以大唐芙蓉园,横店影视城为例,他们依托于大型的实景旅游设施。与之相比,北京庙会的场地,除了古北水镇之外,大多都是市区的公园,无论是场地面积,还是硬件设施,都难以有更大的施展和创新空间。


抛开场地因素不谈,大部分外地庙会的内容也更具吸引力。



从2019年1月28日持续到3月10日,共42天的灯会演出,大唐芙蓉园灯会不仅在时间上堪称持久,在内容上也比北京庙会要有意思的多。要知道,大唐芙蓉园虽然名字听起来带着一股厚重的历史感,但在灯光表演上,运用的可都是现代技术。

在官方宣传中,大唐芙蓉园用了这样一段话来描述自家灯会:“在还原唐代花灯节盛世景象、多维度展现本土特色文化的同时,更充分挖掘潮流元素和先进技术,大量引进集声、光、电、立体互动为一体的炫酷高科技灯组,颠覆传统”。

横店影视城对观众同样有极大的吸引力。

打卡《延禧攻略》的诞生地,与剧中人一起过大年;在清明上河图中打卡《知否》、《仙剑奇侠传》、《香蜜沉沉烬如霜》,品尝剧中出现的美食。无论哪种游玩方式,听起来都比游走在北京庙会,吃着没烤熟的烤肠要有趣得多。

在与全国同行的对比中,北京庙会的缺陷被无限放大:内容死板,无趣,不吸引人。

据《新京报》报道,早在2006年,就有专家指出:“京城庙会近几年虽已成气候,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远不尽如人意,传统庙会正面临严峻考验。”与之相比,据统计,一个环球嘉年华在北京经营一个多月的收入,抵得上北京所有庙会一年的收入。



《新京报》的报道发表于2010年,近十年过去了,北京庙会在形式与内容上依旧没有太多变化,只是不断重复着微创新。

北京庙会之所以能传承这么多年,皆因其有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经济发展方面,它是交易场所,在宗教信仰上,它是烧香拜佛,祭祀神明,在社会影响方面是民间百姓组织。在过去的几十,乃至数百年间,庙会将地方性活动与宗教节日祭祀进行了有机结合,才使庙会的传播性更广,庙会的本质是民众的节日活动,使民众感到满意,才是庙会的本质。

时代变了,人们的追求也变了。一成不变的北京庙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悟到这个道理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